big big Dxxx

给朱老师换滤镜什么的也太好玩了吧,干脆以后不要让他自己换了,我们自己就可以!!!

每换一个滤镜就有一个仙女诞生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最后一张朱老师的九宫格原图😂

每天都是快乐的澜孩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不得不说女装的金木真的很妖娆啊😂

手残咸鱼大学生的日常

【郭宠】心机攻x忠犬受

  文中涉h,被屏蔽了一次,悲伤……@_@,就把链接放这里了(在评论里@_@),食用自取(ㆆ﹃ㆆ)

第五人格(前传)·护士的针

 #瞎写了一个护士的故事,有点怪怪的,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太严格了😂😂凑合着看吧
#bug有点多,抱拳
#最后还是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,再次抱拳
#开了一点车,好像也不算开车……

一.病院
  从做护士的那一刻起,我对人的敏感度就不断提升。
  我害怕见到他们。
  被褥上残留着受伤男子暗红的血迹,隔壁的老人昨晚又失禁了,长发女人会在夜里念叨着什么,最让人省心的应该是那个新来的小女孩了吧。她穿着白色碎花连衣裙,剪着娃娃头,让人觉得可爱极了,但可爱中却透露出一种诡异,就像一个活生生的布娃娃。
  果然,我还是不能适应这所精神病院的环境。

二.女孩
   "姐姐,黛儿姐姐"
   "……嗯?"
   "姐姐,你在想什么呢?"
   "啊,没什么,姐姐没想什么啊。"
   "可黛儿姐姐刚才的样子好奇怪啊,真的没有事吗?"
   "姐姐没事的,乖,想吃苹果吗,姐姐给你削。"
   "好啊!好啊!"
   这是我在这所医院里见到的最正常的女孩,她来的那天整个院都在讨论着她进来的原因,毕竟她看起来太正常而且人也聪明。但是记得以前老师说,越是看起来正常的病人越危险。院长将她安排给我,说我办事能力强。我一点也不相信他说的话,我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,但是听说所有照顾这孩子的人最后都不知所踪了,警方的调查也总在中途陷入困局。我可能也会消失吧!
    当我将苹果递给女孩时,她的那口刚换好的白牙一下就咬了上去。我下意识将手一缩,反应过来时,苹果已经落地。
    "好可惜啊,苹果掉了呢!"
    我尴尬的张了张嘴,身体却还是止不住地抖动。
    "黛儿姐姐,你怎么了,姐姐……你……"
    "哈哈哈,没事,哈哈哈,真的很可惜呢,哈,我……再去给你削一个,你等一下,一下。"
    她刚刚要咬我……这……是错觉吗。不,不可能,她落嘴的目标不是苹果,是我的手。
    我再次削好苹果带给她。这次她没有直接咬上来而是用手接住了。但是我还是有所担心,可能下一次她就会直接向我袭来……
     "黛儿姐姐,苹果好好吃呢!"
     "嗯?好吃就好……"
     "姐姐,你怎么看起来不开心啊!"
     "我需要去照顾别的病人了,你在这好好待着。"
     "好的!"
     "黛儿姐姐,我们明天还打针吗?"
     "什么?哦,那是最后一针了。"
     直觉告诉我应该快点离开了。我关上门走向别的房间,走廊上的灯一闪一闪的,每次都是这样。医院的灯本不算暗,但总在一个时间段亮度突然降低一闪一闪的,医院也多次检查过,但都没有发现问题,也就只好这样将就下去了。
    下一个房间是哪呢……好像那个孩子的房间就是最后一个吧,真是记性越来越差了,还是回去早点休息吧,明天好像还要下雨 ,唉!

三.雨天
     "黛儿姐姐,今天外面下雨了呢!"
     "嗯?"
     我看了看窗外,本来应该是小雨的突然就下大了。
     "好像是这样呢,真大呢,来,把今天的针打了。"
     "又要打吗?真的讨厌打针。"
     "没有办法啊,只有打针才能好啊!"
     "我不要,我不要,我不想打针……"
     "不会痛的,相信姐姐,一会就好。"
     "姐姐骗人,每次都说不痛,每次都很痛。"
     窗外的雨依旧拍打着窗户,我试图压低声调对她说:"真的不会痛的,姐姐这次不会骗你的,相信姐姐。"
     她的眼睛晶莹剔透,我甚至看到我几近扭曲的面相和颤抖的双手,连手中的针管和管中的液体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      "我不会再信你了,大骗子,你说过昨天那是最后一针。"
      "我……说过吗?"
      "果然是大骗子,昨天说的话,今天就赖皮了。"
      我昨天说过吗?为什么我没有印象了?我昨天好像说过吧,但是我记得我并没有说啊,头好痛。手好像控制不住了。
       "你要干什么?"
       "把你的手拿远一点,走开啊!"
       "不要把针头对着我,你这个骗子。"
        "啊-啊-"
       为什么会这样?我的身体好像被人操控了,怎么会这样。我看着自己的手将她的脖子紧压在床上,毕竟是个小女生,力量上我远超过她,她想用双手扳开我的手腕,可力气上的差距只让她在我的手腕上留下一道道红痕,由深变浅。她的气息渐渐微弱。我松开了手掌,将她翻了过来,用一只手慢慢扯下她的连衣裙,她纤细的小臂上留有着幼童的光泽。另一只手拿起注射器,针眼穿过她的皮肤进入身体里,随着注射器的推进,管中的液体也融入她的血液中。这一切终于顺利完成了。
        "咳……咳……"
        我看了看她,想伸手抱抱她。
        "别……别过来,咳……"
        "我……真的不是有意的,我的手止不住啊,你要相信我啊,这不是我的错啊,我没想过要杀你啊。"
        当院长赶来时,只发现她窝在一角。
        "你就是这样照顾病人的?"
        "我……"
        "我看你是不想在院里待下去了。"
        "院长,真的不是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真的不是我。"
         我呆滞的目光停留在院长那张紧绷的脸上。
         "唉,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,好好珍惜吧!"
         最后的机会,什么机会,院长到底在说什么还是他想告诉我什么。头好痛。

四.针
         "打针了。"
         女孩伸出来胳膊,镇定地坐在床脚,仿佛前几天被掐的人不是她是别人。
         "姐姐,你在这个医院待了很久了吧,不会觉得无聊吗?"
         "还好。"
         "你想去一个新地方体验一下吗?等我病好了,我带你去好吗?"
         "可以。"
         女孩的脸上突然露出满意的微笑,但是她的笑不能给人丝毫的温暖,反倒多了几分阴寒。
         突然她抓住我的手,挣脱不了,这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"姐姐,别费力了,你逃不掉的,这药也根本镇不住我。"
          "什么?"
          "黛儿姐姐,看着我的眼睛,好看吗?"
          "是……"
          不会错的,就是这股力量,她为什么要这么做,这个时候不应该想这个吧,逃。
          转身,我便向门外跑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"姐姐,别跑嘛,留下来陪我吧,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。"
          不能回头,要快,该死这灯怎么这么暗,该死!
           "姐姐,你还没有帮我把针拔了呢!"
          怎么还是这么近,要再快一些,"呼……呼……",怎么还没有见到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好累,好暗啊。我的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,看来是跑不掉了呢,终于我跪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"姐姐,你的针掉了呢!"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红色的身影渐渐从黑暗中走出,鲜血在昏暗的灯光下摇曳,她的短发在靠近我的时候渐渐变长。现在站在我面前的真的是那个女孩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用食指轻挑起我的下颚,指甲触碰到我柔软的部位,可能唯一让我熟悉的就她病娇的嗓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"姐姐,针还没有打完呢,来,我们继续把它打完吧!"
           针管还扎在她的臂膀上,她侧过身来,将注射器夹在了我的深沟之中,用力一顶,针头整个插入她的皮肉之中,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爽痛的尖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"啊~完成了呢!"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拔下注射器,将我的手掌打开,把注射器放入我的手掌之中,"喽,这个姐姐带着,到了那边会有用的呢!那我们现在就走吧!"
           身体止不住地动了起来,看来是逃不掉了。我要消失了。

五.尾声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女孩看着面前的护士,她已经丧失了意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"唉,还是在这种地方工作的人好解决,一下就同意了,这下庄园里又会多新朋友了呢!不过自己抓自己的脖子真的好傻啊!下次应该不用再这样做戏了吧,不过也没关系,这些都是为了庄园嘛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拍了拍自己的碎花小裙子,甩了甩短发,拖着护士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护士醒来,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偌大的庄园之中,楼阁残破,荒草丛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欢迎加入我们的游戏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谁,谁在那里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黛儿姐姐,游戏要开始喽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你到底是……那是什么东西?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快,逃吧,不要被抓住了哦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女孩看着面前坐在桌子上的人们,游戏开始。
   




怎么写的那么……搞笑啊,一点也不恐怖@_@
还有最后那个小女孩拖护士是个什么鬼O_o悲伤
对了,抽到了金匠,开心😄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

[郭满]心机攻x忠犬受

1.第一次写同人,文笔不好,各位看官将就一下@_@
2.还是第一次写文,所以有一些规矩可能不懂,如果有什么问题还请提出,感谢~
3.最近比较迷恋《三国机密》那部剧,还没有看过原著,所以就在剧的基础上来瞎写了@_@

正片:
    (郭嘉回到许都帮满宠恢复官职后)
    夜已入深,任红昌正帮郭嘉解衣宽带,忽然门外传来下人的声音:"大人,满府君求见。"
    任红昌皱了皱眉,"这么晚了,他来做什么。"话语中显露出几分娇嗔。郭嘉对她笑了笑,"那就让他进来给你解释",转过身对门外喊了声"进来吧"。
     房门推开,满宠小步快走至郭嘉面前,行礼说:"下官满宠,拜见祭酒大人。"
     郭嘉看了看任红昌说:"你先出去,等会再来。""这……好吧。"任红昌走过满宠身边时瞅了一眼。满宠稍稍斜看正好撞上了任红昌那双充满怒火的媚眼,于是连忙将头低了下去,腰也弯的更低了。"起来吧,还在那躬着干嘛。"郭嘉笑说,"看上人家那?"满宠刚起,惊了惊,又躬了下去,"属下不敢"。郭嘉见他傻里傻气,便说:"府君既然这么不想直身,那就躬着好了。"满宠抬头看了看郭嘉,他的嘴巴微动,委屈地皱着眼睛,然后又低下头去答了一声"是"。"哈~哈~"郭嘉起身走到满宠面前,双手将他扶起,"满府君,几日不见,你怎么又变愚钝了。"满宠听到"愚钝"二字,脸如桃花落入清波般泛起红晕,头微低,"祭酒教训的是"。
      "好了,有什么事吗?"
      "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想来拜谢一下祭酒今日帮我恢复官职之事,顺便……看望一下祭酒,祭酒的身体如何?"
      郭嘉望着满宠的眼睛,他看得出满宠眼里的焦急与关切,心里暗笑,"傻"。
       "府君多礼了,我的身体也无大碍,你不必担心了。"
       "那就好,那就好。"
       话毕,满宠准备告辞,结果郭嘉的手指一勾一勾示意满宠靠近。满宠一脸疑惑地走上前来,"再靠近点" ,满宠一听又近了两步。"耳朵","是"。满宠将头微微低下,身体前躬尽量让自己与郭嘉相近。郭嘉慢慢将头部伸前,使自己的唇贴近满宠的耳,气语同出,"府君,这几日辛苦了,早些回去休息吧!"
       满宠嘴角微扬,眼对郭嘉,他的大人神采依旧,解衣后更是让人着迷,白衣配玉身,烛火映花容。
       郭嘉对满宠一笑,"嗯?"
       满宠当即反应过来,脸瞬间如醉酒一样,"打扰祭酒休息了,我这就告退。"
        郭嘉挥了挥手,笑着说:"快回去休息吧!"
        满宠走到门口,又回头看了一眼郭嘉,只见郭嘉依旧笑脸地点了点头,他躬身一拜,起身,离开。



(不敢涉h😂😂)